深海不凝

宅腐,喜欢看书,各种书,好吧,我看书很杂,平常看电影多些电视剧很少看,有点逻辑怪,喜欢的东西喜欢反复看,无论是书还是电影,有浓重的迷妹画风,咳咳,正常情况下我是个理智高冷(?)的妹纸

痣4
◎陈立农×周锐
◎纯属虚构(xjbx),occ严重,时间线背景大部分不靠谱,考究党绕路
◎务上升正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笔很渣,写给自己看

把3和谐的后一部分放到了这章

痣3上
狠不下心来对父母爱情下手
农锐标签打的我很是羞愧😶

痣2

◎陈立农×周锐
◎假傻白甜真切开黑×大喇叭花兼老妈子
◎纯属虚构(xjbx),occ严重,时间线背景大部分不靠谱,考究党绕路
◎务上升正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笔很渣,写给自己看
(二)
  自从上次凌晨跟陈立农结伴回宿舍后,周锐对陈立农的关注就多了,一方面,陈立农宿舍的那几个小孩天天在周锐耳朵边念叨陈立农的变化,另一方面,周锐是真有些心疼这个比自己小8岁的弟弟。
  稍微留意一下,周锐就发现陈立农的笑容的确是少了很多,休息吃饭的时候也不怎么凑堆说话了。‘这不行啊,这小孩肯定是被网上的评论还有测试给打击到了,’周锐边吃着水煮白菜边悄咪咪的看着斜前方吃饭的陈立农心想,‘看来是时候你锐哥出马拯救落魄少年了’!
   坐在周锐斜前方的陈立农有些想笑,不是没有感觉到周锐的目光,相反的,这几天周锐若有若无的目光,陈立农全收到了,真可爱,陈立农心想,自以为隐秘的目光其实就像小孩子装睡一样,紧闭的双眼早都暴露了,老是飘过来的眼光,让陈立农不自主的有些恶趣味,每次周锐眼光扫过来时,陈立农的‘落寞’总是要深个两三分。这次也同样不会放过,陈立农在周锐目光投向自己第一时间赶紧垂下眼睑,用筷子拨了拨餐盘里的饭,一副没有食欲的样子,勉强吃了两口,站起身来端着餐盘放到回收处准备离开。
  自以为隐秘观察的周锐自然成功落套,看到就不会不管,觉着自己承担着挽留‘落魄少年’重大使命的周老妈子也要赶紧起身去放餐盘。
  “周锐,你吃多少啊!”同桌对面的朱星杰皱着眉头有些不满,“你不能为了减肥连水煮白菜都不吃了吧!”
  “哎呀,吃了吃了,盘子里少那么多你以为谁吃的啊!”
  “那你等等我,我们一起回去。”朱星杰按着周锐要端盘子的手,“等一下我有事要跟你谈谈。”
  “下次谈吧,我有事,急着呢!”周锐伸头看着食堂门口,陈立农就要走到门口了,再慢一点就不能顺其自然的跟他‘顺路’了,想着周锐就头也不回的走向餐盘回收处。
  朱星杰看着被周锐拿开的左手,怔了怔,转头看着周锐的背影直至周锐走出食堂背影消失了,才转过头看着自己的餐盘若有所思。
  坐在周锐旁边的周彦辰略微侧头看了看朱星杰,跟对面的小鬼交换了个眼神。
  周锐最近有点奇怪。
  三个人虽然没开口讲话但是心里都默默念了一句。
  朱星杰不得不重视起来,周锐最近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虽说之前也少,可那是周锐除去练习的时间都在健身房,而且尽管周锐和自己的时间都被练习和减肥瓜分的差不多但还是能挤出些零碎的时间给彼此,比如练习时候的休息空隙两人还能到厕所隔间交换个湿漉漉的吻,又比如晚上回宿舍后再陪着周锐去全时给他的‘新儿子’钱正昊买零食,当然也会顺带给‘小宝贝’周彦辰买一大包。现在周锐的减肥大业进入到了保持阶段,离下一次测评还有一段时间,时间总归是比测评前宽裕了很多,但是朱星杰还是感觉他跟周锐的私人时间大大的减少了。
  “杰哥,锐哥这两天有什么事吗?”周彦辰在小鬼一个又一个眼神加挑眉中有些战战兢兢的开口,杰哥眉毛都要打结了好嘛!“咳咳,那什么,我就是感觉这两天锐哥还挺忙的啊哈哈,这两天都没咋跟他说上话!”周彦辰说完踢了小鬼一脚,用眼神疯狂示意小鬼,快,赶紧说一句,不能让我一个人承受暴风雨!
  “没什么事吧,”朱星杰低声回到,“没听他说,今天晚上去全时的时候再问问他。”朱星杰在心里想到,我都没跟他说上几句话,你还想说多少句啊!越想越想越不开心,嘴上超凶到,“快吃,慢死了,晚上去全时不给你带零食了!”
  ‘很好,我就知道,哪次你俩有点事倒霉的不是我!!’今天没有暴躁起来的网民周小花默默地加快了扒饭的速度。
  ‘nice,还好没开口!’今天依旧很皮的小鬼冲对面的周小花挑了挑眉。
  然而,朱星杰到了晚上并没有成功从周锐那里得到解释,因为,今天的‘全时约会’被周锐在下午的时候临时取消了。
  而本应该趁着黑灯瞎火跟杰哥拉拉小手的周锐,现在却拿着香肠跟酸奶站在宿舍楼梯口,拿着手机在那儿戳戳戳。
  事情是这样子的。
  中午周锐追出去快走了两步就追上了陈立农,当然不排除陈立农故意走慢的因素。
  “农农你是回宿舍还是去练习室啊。”
  “啊锐哥,我想再去练一会儿。”
  “啊呀,刚吃饱不能做剧烈运动的,陪你锐哥去趟全时吧!”
  “啊?锐哥你没吃饱啊?”
  “不是,给昊昊买点零食,之前买的都被吃完了,”周锐心想昊昊不好意思啊你被迫当一次贪吃鬼吧,“而且我看你吃这么快肯定没吃多少吧,正好买点零食补补。”
  “锐哥我不饿啦,我有吃饱啦。”
  “吃那么快饱什么,你这个小屁孩又不吃好又不睡好,你还要不要长身体了!”
  陈立农看着拉着自己走在前面周锐,挑了挑眉,周锐你确定要长长身体的不是你而是我,当然,这话,陈立农也就想一想。
  “那个农农啊,”周锐瞥了一眼正在拿零食的陈立农,“额,就是,农农你最近很拼哦,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啊啊啊尬死了,周锐脑海里疯狂挠头,我在说些什么啊!
  “嗯,我会的,谢谢锐哥!”陈立农冲周锐笑了笑。
  “那个,农农,我是说,”周锐看着要去付账的陈立农,小声说道,“你要是有什么不开心可以跟我讲啊。”
  陈立农顿了一下,怔了怔,随即拿着买好的零食一言不发往外走,周锐赶紧追上,就在周锐以为就要这样一路尬到练习室的时候陈立农突然开口。
  “北京很冷。”
  “啊?”周锐被陈立农毫无厘头的话搞的有点懵,“最近是降温了。”
  “我很想家,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到这么远的地方。”陈立农像是没有听见一样,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着北京比台湾冷好多哦,穿了很多衣服还是好冷。”
“我很想念阿嬷,上次测评结束给阿嬷打电话,阿嬷说等我回去做芋圆给我吃。”
  “阿嬷做的芋圆很好吃,每次我不开心阿嬷都能知道,然后会给我做一碗芋圆,我吃完就会变得开心起来。”
  “我养了一只猫,糖球才三个月,不知道它会不会想我,我回去它还记得我吗?”
  周锐就这样走在陈立农后面听着他絮絮叨叨的说着,周锐知道,陈立农不需要他回应什么,因为他现在更需要的是一个倾听者。
  突然陈立农转过身,直视着周锐说道,声音暗道,“我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那样说我,笑也有错吗?”
  周锐被陈立农有些茫然的眼神看的不知所措,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个圈子本来就是这样,喜欢和厌恶,赞美和唾弃,掌声和谩骂,从来就没有些什么明确的理由。
  还好,陈立农好像并没有执着于从周锐这得到答案。
  “锐哥,你能让我抱一下吗?”陈立农声音转而软下来说道,“每次难过的时候我都会抱抱阿嬷,然后所有的不开心就都会瞬间消散。”
  周锐看着陈立农眼中要溢出来的难过,心瞬间就软了。
  “哎呀,这有啥可不可以,”周锐故作豪气的说,“来,锐哥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周锐看着陈立农毛茸茸的后脑勺,感受着肩膀上脑袋和颈侧的呼吸,颇有感慨的想,到底还是个十几岁孩子呀!想着顺手又拍了拍陈立农的肩膀。
  “对了,农农你想不想看小猫咪?”拥抱的姿势让周锐无法看到陈立农的表情,略微侧头问道。
  “啊?锐哥我们不能出去的吧?”陈立农动了动头,周锐说话呼出的空气吹的自己有点痒,可是不想放手,很温暖。
  “我又没说要出去,我跟你说我之前跟朱星杰在小树林西边的草丛里发现一窝小奶猫一直叫,等了好久也不见猫妈妈回来,然后我俩就去找工作人员收留了这群小可爱,现在养在食堂阿姨的宿舍那边呢!”
  “真的啊,我能去看吗?”陈立农松开周锐扶着他的肩膀惊喜道,虽说自己不是特别特别喜欢猫咪,但是小奶猫这种萌物谁又能拒绝的了呢。
  “我好歹是它们救命恩人,看一看总是可以的,”周锐看着陈立农脸上的惊喜也被带的有些激动,“小猫咪只有我跟朱星杰知道,小花都没告诉呢!”
  “锐哥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可以去吗?”
  “现在不行啦,你忘了下午还要练习啊,我们晚上九点之后再去,看完再练习一会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好的,我们是从练习室去还是从宿舍去啊?”
  “宿舍吧,我可不想一身臭汗去见小猫咪。”
  “行,那我也回去洗个澡!”

  周锐八点就从练习室回来了,洗了个澡看时间差不多就到楼梯口去等陈立农,还好昊昊和子墨不在,不然才不能那么轻松的出来,周锐边发短信边想。            ‘农农,我在楼梯口等你。
  ‘好的锐哥我马上出来!’
  ‘嗯嗯,就说你去练习室啊!’
  周锐拿着手机跟陈立农聊着微信,时不时还要抬头张望一下。
  “锐哥!”你的农农突然出现并拍了一下大喇叭花的肩膀。
  “啊呀!”周锐被陈立农吓了一跳,“你个小崽子,要吓死你锐哥啊!”
  “啊?是你玩手机太入迷啦,”陈立农小声反驳到,“而且我没想到锐哥你胆子这么小啊。”
  “胡说,你锐哥怕过啥啊!”周锐一听弟弟说自己胆小就不同意了,“这不是,这不是…”
  “这不是什么啊?”陈立农追问到。
  “没什么,我们这不是要去喂小猫咪的嘛。”
  “看锐哥你可不像是去喂猫咪而是干了坏事的心虚样哦!还叫我对室友撒谎说去练习室。”陈立农揶揄道。
  “哎呀胡说啥呢,我心虚啥啊,我这不是怕他们知道非要跟我们一起去嘛。”没错,就是这样子,我喂个猫心虚啥!“快走啦,你要不要看小猫咪啦!”
  “看啦看啦,锐哥你是不是恼羞成怒啦!”
  “我干嘛要恼羞成怒,没有!”
  “好啦好啦,没有没有。”
  “哎,陈立农我发现你今晚话挺多啊!”
  “这不是有锐哥就要多说两句吗!”
  “哎呀陈立农,厉害了啊,你是不是被范丞丞justin带皮了…”
  “哈哈哈,锐哥你感觉我皮了嘛?我跟你说,我昨天跟…”

 
 

 
 
 
  

痣2
◎陈立农×周锐
◎假傻白甜真切开黑×大喇叭花兼老妈子
◎纯属虚构(xjbx),occ严重,时间线背景大部分不靠谱,考究党绕路
◎务上升正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笔很渣,写给自己看

  痣
◎陈立农×周锐
◎假傻白甜真切开黑×大喇叭花兼老妈子
◎纯属虚构(xjbx),occ严重,时间线背景大部分不靠谱,考究党绕路
◎务上升正主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笔很渣,写给自己看

真的很好嗑啊🎈
咋还有点冷呢😶

我明天下午考操作,后天上午开始考试,6本书也没看多少,还在沉迷我锐锐😭😭😭